在線福利/懷念那老屋
分類: 商品搜索

章澤天亮相時裝周,辣媽一襲黑色修身長裙盡顯膚白纖瘦

 茫茫的大路上,在線福利懷揣著夢想,任性的奔向遠方。 
流過血的手指,才能彈出世間的絕唱;摔過跤的身體,才能站上世間的巅峰;追逐夢想的人,才是最任性的人。任性的堅持,任性的奔跑,任性的超越,任性的相信自己可以,任性的做著自己認爲對的事情,任性的爲自己加油,任性的活在這個世上。那樣的人才有資格擁有夢想,才有資格任性的追逐自己的夢想。才有資格站在絕高的山巅上。                
夢想是一個人執著的穿過萬花叢卻不被其誘惑的理由;夢想是一個人看似平凡卻在某些時候一鳴驚人的資本;夢想是一個人跨過大海翻過大山的不竭動力;夢想是一個人一次次超越極限超越自我的秘訣。有夢真好,有夢才能任性,有夢就是任性。
其實每個人都想做一個任性的人,任性的保存著自己鋒利的棱角,任性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,任性的緊攥著自己的夢想,在夢想的賽道上自由馳騁、翺翔。所以每個人都開始了追逐,但當棱角已被世俗磨得圓滑,當個性變爲隨行,當任性變爲順從當屬于任性之人的所有東西都被一點點消磨殆盡時,請問你除了有那些所謂的榮華富貴,有著一個已不再散發著光芒已變成隕石已開始墜落的夢想之外,你還擁有什麽?你所有的驕傲,所有的任性,所有的所有,都已遺落在路上,被夢想的光輝裝裱起來成爲警示後世一個又一個追夢人的句子。而你則會帶著所有的榮華富貴和滿身的銅臭味,在曆史的長河中被慢慢掩蓋。
路途很遠,勿忘初心。 
只有有夢,才有任性的資本。才有資格在喧囂的世界中,享受著“閑看庭前花開花落,漫隨天邊雲卷雲舒”的閑情逸致。或是在所有人都被金錢名利麻痹時,捧著僅有的夢想,告訴自己有它就夠了。
人生有一夢足矣。 
人人都羨慕年少時可以任性,可以肆意妄爲的我們。其實是羨慕我們還有相信自己,不甘于現實,不甘于命運,不被世俗汙染,純潔的只被夢想點綴過的內心,羨慕我們的任性,羨慕我們的肆意。有夢就是任性。
就算夢想的路上黑夜太漫長,風景全被遮擋,但至少,擡頭就有一片星光。 
讓我們懷揣著夢想,任性地向命運拒絕在黑暗中被湮滅,任性地牽著信仰,在生命的詩篇上寫下最華麗的章節.

 又是一年春來到,燦爛的桃花,已喧囂了那樹,也染紅了那記憶中的那人、那事、那老屋。

雨天,我再一次伫立在老屋,望著那圍牆,那一株開滿了無數小紅花,跳出牆來的石榴樹,一種親切感油然而生,啊,已經有兩年沒來老屋了。

我撫摸著老屋的門,然後輕輕地掏出那攜帶者體溫的鑰匙,艱難地打開了鏽迹斑斑的鎖,跨進庭院,那起了皺的大門上的油漆,還是毫無留念的往下掉,那門框上,好留著曾經貼過的對聯,那已失去粗糙的棱角,而變得光滑的台階上,卻早已布滿了青苔,他們曾經陪伴我12年的光陰,隨著我一起長大,讓我懷戀。

收起傘,躲到屋檐下,有一種“似曾相識燕歸來”的感覺,燕子窩還在,但,不知道他們跑到何處去了,他們是不是去尋找他們的小主人去了?打開了中堂這扇門,一絲絲熟悉而又陌生的氣息撲面而來,這時候老屋特有的味道,坐在祖傳的木架小椅上,雖然上面有厚厚的灰塵,我卻迫不及待地坐下,因爲這種感覺很久沒有了,這也許是心切,也許是重溫舊夢,也許是想再留下一些記憶吧,我也說不清到底這是爲什麽?

看到牆上那些獎狀,不由得很溫馨,盡管那些紙不在豔麗,褪了色,翹了角,看到他們仍然很幸福、很甜蜜。記得每一次拿獎,我會自豪地拿到老媽的手上然後又傳到老爸的手上,最後定格在這牆上,曾在這裏炫耀過多少人,成了爸媽的標榜,心中的慰藉。最難忘的是老屋是我的庇護神,我們老家人們喜歡養狗,小時候我最怕狗,每次看見狗就跑,有一次我被一只狗追趕著,我膽戰心驚地狂奔著往家跑,跑進屋,那只狗竟膽怯站在門口往裏巴望著,不敢進屋。每次,村中狗追我,許多狗對我狂叫不止,我就趕緊躲進老屋,它們就不再追我,我也不再心驚肉跳了。

歲月不留情,也許我再也見不到老屋了,因爲老屋馬上要被拆遷了,很快會從地平線上消失,雖然那個屋檐下的孩子已經長大,可不知怎的,老屋時常出現在我的夢中,我也越來越懷念那承載著我美好童年時光的家園。往事如煙,不管經曆多少年,“白發高堂遊子夢,青山老屋故園心”,在線福利依然會懷念那人、那事、那屋。

下一篇: 女子在垃圾桶尋食:她的朋友們並沒有責備或是嘲諷,大多數人欣然接受
猜你喜歡
熱門排行
精彩圖文

首頁> 産品定購>

在線福利/懷念那老屋

2019年12月16日

 茫茫的大路上,在線福利懷揣著夢想,任性的奔向遠方。 
流過血的手指,才能彈出世間的絕唱;摔過跤的身體,才能站上世間的巅峰;追逐夢想的人,才是最任性的人。任性的堅持,任性的奔跑,任性的超越,任性的相信自己可以,任性的做著自己認爲對的事情,任性的爲自己加油,任性的活在這個世上。那樣的人才有資格擁有夢想,才有資格任性的追逐自己的夢想。才有資格站在絕高的山巅上。                
夢想是一個人執著的穿過萬花叢卻不被其誘惑的理由;夢想是一個人看似平凡卻在某些時候一鳴驚人的資本;夢想是一個人跨過大海翻過大山的不竭動力;夢想是一個人一次次超越極限超越自我的秘訣。有夢真好,有夢才能任性,有夢就是任性。
其實每個人都想做一個任性的人,任性的保存著自己鋒利的棱角,任性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,任性的緊攥著自己的夢想,在夢想的賽道上自由馳騁、翺翔。所以每個人都開始了追逐,但當棱角已被世俗磨得圓滑,當個性變爲隨行,當任性變爲順從當屬于任性之人的所有東西都被一點點消磨殆盡時,請問你除了有那些所謂的榮華富貴,有著一個已不再散發著光芒已變成隕石已開始墜落的夢想之外,你還擁有什麽?你所有的驕傲,所有的任性,所有的所有,都已遺落在路上,被夢想的光輝裝裱起來成爲警示後世一個又一個追夢人的句子。而你則會帶著所有的榮華富貴和滿身的銅臭味,在曆史的長河中被慢慢掩蓋。
路途很遠,勿忘初心。 
只有有夢,才有任性的資本。才有資格在喧囂的世界中,享受著“閑看庭前花開花落,漫隨天邊雲卷雲舒”的閑情逸致。或是在所有人都被金錢名利麻痹時,捧著僅有的夢想,告訴自己有它就夠了。
人生有一夢足矣。 
人人都羨慕年少時可以任性,可以肆意妄爲的我們。其實是羨慕我們還有相信自己,不甘于現實,不甘于命運,不被世俗汙染,純潔的只被夢想點綴過的內心,羨慕我們的任性,羨慕我們的肆意。有夢就是任性。
就算夢想的路上黑夜太漫長,風景全被遮擋,但至少,擡頭就有一片星光。 
讓我們懷揣著夢想,任性地向命運拒絕在黑暗中被湮滅,任性地牽著信仰,在生命的詩篇上寫下最華麗的章節.

 又是一年春來到,燦爛的桃花,已喧囂了那樹,也染紅了那記憶中的那人、那事、那老屋。

雨天,我再一次伫立在老屋,望著那圍牆,那一株開滿了無數小紅花,跳出牆來的石榴樹,一種親切感油然而生,啊,已經有兩年沒來老屋了。

我撫摸著老屋的門,然後輕輕地掏出那攜帶者體溫的鑰匙,艱難地打開了鏽迹斑斑的鎖,跨進庭院,那起了皺的大門上的油漆,還是毫無留念的往下掉,那門框上,好留著曾經貼過的對聯,那已失去粗糙的棱角,而變得光滑的台階上,卻早已布滿了青苔,他們曾經陪伴我12年的光陰,隨著我一起長大,讓我懷戀。

收起傘,躲到屋檐下,有一種“似曾相識燕歸來”的感覺,燕子窩還在,但,不知道他們跑到何處去了,他們是不是去尋找他們的小主人去了?打開了中堂這扇門,一絲絲熟悉而又陌生的氣息撲面而來,這時候老屋特有的味道,坐在祖傳的木架小椅上,雖然上面有厚厚的灰塵,我卻迫不及待地坐下,因爲這種感覺很久沒有了,這也許是心切,也許是重溫舊夢,也許是想再留下一些記憶吧,我也說不清到底這是爲什麽?

看到牆上那些獎狀,不由得很溫馨,盡管那些紙不在豔麗,褪了色,翹了角,看到他們仍然很幸福、很甜蜜。記得每一次拿獎,我會自豪地拿到老媽的手上然後又傳到老爸的手上,最後定格在這牆上,曾在這裏炫耀過多少人,成了爸媽的標榜,心中的慰藉。最難忘的是老屋是我的庇護神,我們老家人們喜歡養狗,小時候我最怕狗,每次看見狗就跑,有一次我被一只狗追趕著,我膽戰心驚地狂奔著往家跑,跑進屋,那只狗竟膽怯站在門口往裏巴望著,不敢進屋。每次,村中狗追我,許多狗對我狂叫不止,我就趕緊躲進老屋,它們就不再追我,我也不再心驚肉跳了。

歲月不留情,也許我再也見不到老屋了,因爲老屋馬上要被拆遷了,很快會從地平線上消失,雖然那個屋檐下的孩子已經長大,可不知怎的,老屋時常出現在我的夢中,我也越來越懷念那承載著我美好童年時光的家園。往事如煙,不管經曆多少年,“白發高堂遊子夢,青山老屋故園心”,在線福利依然會懷念那人、那事、那屋。

2001